与特朗普“谈崩”,继续被制裁,朝鲜经济还能怎么办

  朝鲜经济如何“突围”

  《中国新闻周刊》记者/李静 徐方清 文/曹然

  本文首发于总第890期《中国新闻周刊》

  河内当地时间3月1日零点刚过,手机信息提示音突然密集起来。几个工作群里都在传一个“大消息”:朝鲜代表团要在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恩下榻的河内美利亚酒店开记者会。

    当地时间2月27日,第二次朝美首脑会晤在越南河内索菲特传奇大都会酒店举行。图为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恩与美国总统特朗普在会谈地点亲切握手。
    当地时间2月27日,第二次朝美首脑会晤在越南河内索菲特传奇大都会酒店举行。图为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恩与美国总统特朗普在会谈地点亲切握手。

  朝鲜代表团开记者会,并不多见。

  3月1日零点15分左右,出现在记者面前的是朝鲜外相李勇浩和外务省副相崔善姬。李勇浩发布了书面声明,反驳了美方在记者会上所提的“朝鲜要求解除全部制裁”的说法,而是称朝鲜提出了一项“现实的建议”,即以在朝美两国专家共同监督下拆除全部宁边核设施,来“换取”部分对朝制裁的撤销。他还明确圈定了希望撤销的制裁措施的范围,“具体而言,目前联合国有11项针对朝鲜的制裁决议,我们只寻求解除发布于2016年和2017年的五项制裁决议中最关乎我国民生经济、影响人民生活的条款”。

  制裁博弈

  根据联合国官网的公开资料,从2016年到2017年,联合国安理会共通过六项对朝制裁决议,除2017年2356号决议只涉及对朝鲜政府高层的个人制裁外,其余五项决议都与朝鲜的经济社会发展密切相关。

  首当其冲的是朝鲜的出口贸易。2016年1月朝鲜进行第四次核试验后,联合国安理会于3月2日通过2270号决议,禁止联合国所有会员国通过任何方式接受朝鲜出售煤、铁、铁矿石、黄金、钛矿石、钒矿石、稀土矿产和航空燃料。

  同年9月9日,朝鲜进行了第五次核试验。两个月后,安理会2321号决议公布,规定朝鲜的煤炭年出口金额不得超过4亿美元,总量不得超过750万吨;同时禁止朝鲜出口铜、镍、锌和银。美国常驻联合国代表鲍尔当时表示:“这一决议能够将朝鲜用于其受禁止的武器项目的资金每年削减至少8亿美元,这相当于朝鲜出口总收入的25%。”

  但2017年9月3日,朝鲜又进行了第六次核试验,成功试爆了可装载于洲际弹道导弹弹头部的氢弹。据韩国气象厅数据,本次核试验造成的地震震级远强于前五次试验。与此同时,从2017年5月14日到9月15日,朝鲜在8个不同的导弹基地10次试射导弹。11月29日,朝鲜成功试射“火星15号”导弹。

  2017年8月5日,联合国安理会做出反应,通过2371号决议,追加禁止朝鲜出口海产品。朝鲜进行第六次核试验的八天后,安理会又通过2375号决议,决定将朝鲜石油制品的供应和出口限制在每年200万桶,并禁止其出口纺织品和液化天然气。据联合国数据,该决议生效后,朝鲜90%的出口商品已经被列入制裁。

  3个月后,安理会再次通过“史上最严厉的”2397号决议,全面禁止朝鲜出口包括食品、农产品、矿产机械和电气设备在内的所有其他类别出口产品。联合国表示,这将切断朝鲜可得的最后2亿美元年出口收入。

  除全面终结朝鲜的出口贸易外,五项制裁决议还中断了朝鲜的其他创汇可能。2270号决议禁止朝鲜各银行在海外新设分支机构或与海外机构建立合作关系;2371号决议将该条款扩大到禁止所有联合国会员国开设与朝鲜实体或个人的新合资企业或合作实体,或追加投资;2397号决议则要求各国最迟必须在两年内将所有在国外赚取收入的朝鲜劳工驱逐出境。

  此外,朝鲜社会发展的外部援助也遭到全面禁止。2270号决议禁止会员国将本国籍船只或飞机租赁给朝鲜,或向朝鲜提供机组人员或船员服务;2321号决议切断了除医学交流外朝鲜与国际社会的所有科技合作往来;2397号决议则进一步禁止朝鲜进口重型机械、工业设备和运输工具。这些产品是朝鲜经济发展和工业建设的必需品,占其2016年进口额的近三分之一。

  安理会决议对联合国所有会员国都有约束力。加上美国、韩国等国政府对朝鲜实施的单边制裁措施,制裁已经影响了朝鲜社会经济生活的每一个角落。就在河内金特会开幕前15天,朝韩2019年第一次民间交流活动在金刚山举行,但由于采访设备也被美国列入单边对朝制裁范围,随行的韩国记者不能携带笔记本电脑和相机入境朝鲜。

  此外,朝韩金刚山旅游合作项目无法重启,金正恩多次视察的元山国际旅游区也无法接待国际游客。由于设备、能源无法进口,朝鲜工业体系的正常运转也面临困难。

  “最严厉制裁”的影响也直接反映在朝鲜经济数据上。

  金正恩2011年底成为最高领导人后,朝鲜经济政策发生了比较明显的变化。韩联社2013年报道称,朝鲜政府官员和企业管理人员正努力学习经济和管理理论,更多文职人员和倾向改革的人进入朝鲜领导层,更多经济部门正从军方转向民用。此外,金正恩非常重视生产居民日常消费品的轻工业,使得朝鲜轻工业最近两年实现飞速发展。根据韩国央行的数据,2016年,朝鲜的经济增长率达到了17年来的最高水平。

  但到了2017年,朝鲜国内生产总值(GDP)较上年减少3.5%,这是朝鲜最近十年来遭遇的GDP最大下滑。

  2018年4月21日,朝鲜劳动党中央七届三中全会作出将集中全部力量进行经济建设的战略决定,宣布全国“进入了争取最后胜利的冲刺阶段”。自2018年以来,朝鲜劳动党中央政治局常委、内阁总理朴凤柱多次公开强调,“要优先致力于使国民经济先行部门、基础工业部门进入正常轨道的工作”。

  虽然朝鲜从未在公开场合承认制裁的影响,但朝鲜已经多次表达希望解除制裁的急迫心情。据韩联社报道,今年2月6日朝美两国在平壤就第二次金特会展开工作会谈时,朝方要求美方代表比根在第二次金特会开幕前就解决制裁问题表态。但就在当天,美国驻韩大使哈里斯公开表示,美韩政府一致认为“对朝制裁将维持到无核化实现”。

  哈里斯的表态反映了白宫的一贯态度。早在2018年1月,美国国务院就认定朝鲜半岛局势缓和缘于“制裁措施已经狠狠打击了朝鲜”。2018年以来多次强调这一观点的美国总统特朗普,在今年1月2日宣布收到金正恩期待与之会谈的亲笔信后,依然强调目前不会考虑停止制裁。

  不过,卡内基国际和平基金会副会长包道格在接受《中国新闻周刊》采访时表示,“特朗普在新加坡所提的砝码,要远低于华盛顿专业人士的预期”。

  2月19日,美国对朝事务特使比根前往越南河内与朝方代表金赫哲协商本次“金特会”具体内容。美国国务院副发言人帕拉迪诺在宣布这一消息的同时再次指出,制裁将持续到朝鲜实现最终、完全可验证(FFVD)的无核化为止。帕拉迪诺的这一表态,相较于此前美国坚持的“完全、可验证、不可逆的无核化”(CVID)而言,首次表达了放宽对朝制裁的信号,表示可以“视相关磋商的进展情况而定”。

  最终,在河内金特会前夕起草完成的两国领导人共同宣言草案中,“无核化措施及美国对应措施”成为极少数留下的空白条款,等待金正恩和特朗普讨论并做出最终的决定。

  在2月28日下午的新闻发布会上,特朗普称在会谈中朝鲜“希望全面解除制裁,而我们做不到”,似乎暗示如果朝鲜不坚持“全面解除制裁”,美国政府可以“做些什么”。但在当天午夜的记者会上,李勇浩一方面驳斥特朗普的说法,称朝鲜只寻求部分解除制裁,一方面也透露美方提出朝鲜只需要“在废除宁边核设施之外再走一步”,就可以换取部分制裁的撤销。

  在此背景下,很多分析认为朝鲜指明要解除的五项制裁决议的具体内容,是为了在之后的会谈中占据主动,进一步寻求特朗普的妥协。《华盛顿邮报》指出,“他们想把特朗普拽向他们所希望的放宽制裁的方案,并换取更慢的无核化进程”。

  “最安全选项”

  结束了同特朗普的会晤后,此后的近一整天时间,金正恩都没有走出美利亚酒店。金正恩再次出现公众视野面前,是在次日开始对越南进行正式友好访问的行程。

  但金正恩没有像很多媒体之前猜测的那样,前往一些象征着越南“革新开放”重要现场的现代化工厂和工业园区进行考察,而只是同越南共产党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阮富仲等越方领导人进行了会见。

  金正恩在3月1日至2日对越南的访问,是自1964年金日成访越之后朝鲜最高领导人时隔 55年再次到访越南,越南也成为金正恩继中国之后访问的第二个国家。

  在两个多月前发表的2019新年贺词中,金正恩明确提出要加强社会主义国家之间的战略性相互沟通,加强传统的友好合作关系。这篇新年贺词,超过一半的篇幅放在了发展经济上,另外两个重点议题就是发展“北南关系”和以核谈为重的外交。

  在金正恩访问越南期间,朝鲜高级代表团访问了位于河内的越南农业科学院、越南军队电信集团民事设备研发生产基地。朝鲜劳动党中央副委员长李洙墉明确提出,希望越南加强协助朝鲜发展高产水稻种子。

  此外,朝鲜劳动党高级代表团还对距离河内约60公里海阳省进行工作访问,参观海阳省南册县安发塑料与绿色环境股份公司生产厂,并到访越南北部最大港口城市海防市,参观了温捷汽车制造厂、海防温纳高科技农场和海防温纳酒店度假村等。

  据《金融时报》报道,早在2012年,金正恩就曾派遣一个代表团前往河内,专门讨论越南的改革和市场社会主义经验。

  2018年11月底,朝鲜外相李勇浩访问越南时,参观了河内高科技工业园区等越南北部2个主要工业园区,学习其招商引资的过程与成果。

  同年7月,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在访问河内时表示:“以我们今天与越南之间曾经难以想象的繁荣和伙伴关系,我要向金正恩主席传递一个信息:特朗普总统相信你们国家能够复制这条道路。”

  自1986年开始,越南实行社会主义改革的独特发展道路,这种模式使该国在保持越南共产党作为“领导国家和社会的唯一力量”的同时,积极开展“革新开放”政策。现在,越南已经成为全球经济增速最快的国家之一,据《越南经济时报》报道,截至2018年7月,越南累计吸引外资3330.3亿美元,制造业成为吸引外资最多的领域。

  此番在第二次金特会确定在越南召开后,朝鲜是否会借鉴“越南模式”就成为颇受舆论关注的问题。

  中国社会科学院马克思主义研究院国际共运研究部副主任、研究员潘金娥对《中国新闻周刊》表示,根据朝鲜的自身特点,越南确实有一些值得借鉴之处。例如,越南在“革新开放”后建经济开发区试水引进外资、开发旅游资源、农业合作、矿产加工等方面的做法都适合朝鲜学习。

  不过,越南革新的历史背景、自身条件和国际环境与当前朝鲜战略调整具有很大差异,所以无论是政策上还是意识形态上,朝鲜要学习越南都有一定困难。

  2月27日下午,距离金正恩和特朗普首次在河内会晤只剩下不到三个小时,在被设立为国际新闻中心的友谊文化宫,前来考察工作的越南外交部副部长黎怀忠被媒体记者团团围住,站着举行了约一个小时的临时记者会。抛给他的问题主要集中在两个方面,一个是即将开始的金特会,另一个就是越南如何向朝鲜提供“发展和转型经验”。

  “我不认为越南的角色是提供一种模式。对于所有国家来说,我们都愿意同它们交流经验,向对方学习。如果对方想了解越南的经验,包括发展过程中的问题,我们都愿意分享。”黎怀忠告诉《中国新闻周刊》。

  在制裁尚未解除的情况下,对于目前的朝鲜来说,更深入地了解、学习包括中国和越南在内的其他社会主义国家的经济发展路径和经验教训,应是朝鲜寻求经济和社会发展的“最安全选项”。

  2018年3月、5月、6月以及2019年1月,金正恩曾四次访华,参观了中科院、中关村、中国农业科学院和北京市轨道交通指挥中心,还试用了VR眼镜。2019年1月9日,金正恩参观了北京同仁堂股份有限公司同仁堂制药厂亦庄分厂,实地考察了有关传统工艺及现代化中药加工生产线。据朝中社报道,2018年金正恩在平壤制药厂视察时,就进一步现代化地改建平壤制药厂提出了任务,提出要把握世界制药工业发展趋势,继续致力于积极采用先进技术。

  在2018年1月首次访华时,金正恩明确表示,中国的发展经验十分宝贵,希望多来中国实地考察交流。

  但不论是借鉴哪些国家的发展经验,选择何种经济和社会发展路径,朝鲜“集中全部力量进行经济建设”之路,当务之急是突破种种制裁措施的封锁。

  “制裁不逐步解除的话,朝鲜发展经济的目标难以实现。”潘金娥说。

  根据联合国安理会的解除制裁制度,安理会需要在通过新的决议后,才能解除此前决议中的制裁条款。截至2018年,安理会一共16次通过该类决议。2015年,因为伊朗已经在国际原子能机构监督下采取安理会规定的无核化措施,安理会通过2231号决议解除了此前7项针对伊朗的制裁决议。

  目前,各方可以先通过负责对朝制裁事宜的联合国安理会“1718委员会”(对朝制裁委员会),寻求个别团体向朝鲜输送物资的豁免。今年以来,该委员会已经批准了四家团体对朝提供人道主义援助物品的请求,并为朝韩联合发掘朝鲜战争士兵遗骸工作给予了豁免。

  但是,1718委员会无权解除任何对朝制裁措施。根据安理会的投票制度,表决通过解除对朝制裁的决议需要15个理事国投出9张赞成票,同时5个常任理事国不投出反对票。

  《中国新闻周刊》2019年第8期

  声明:刊用《中国新闻周刊》稿件务经书面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