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升股东“罢免董事长” 是依法自救的重要举措和步骤

  企业观察

  提议罢免实控人家族所派的4名董事,这是9位股东拿起法律武器进行自救的重要举措,但更应该从制度上对大股东侵占上市公司利益的行为作出严格规范。

  “大股东占款”是A股上市公司中比较普遍的现象,危害性也巨大,不仅损害公司股东的利益,也严重损害上市公司的长远利益,危及上市公司健康发展。因此,围绕“大股东占款”的是非,几乎每天都在上演。

  1月23日,原本是一个平常的日子;但对两家上市公司来说,这一天注定不平常。一家是康得新,因为大股东大量占款导致公司债券违约,主要银行账户被冻结,公司股票在当天被戴上“ST”帽子。另一家是高升控股,合计持股达29.33%的9位股东,联合提议罢免实控人家族所派的4名董事,其中包括罢免李耀董事长职务,罢免韦振宇、李耀、张一文、孙鹏董事职务。

  为什么要罢免实控人家族所派的4名董事?是因为实控人家族已把上市公司高升控股当成了自家的提款机。资料显示,韦振宇及其家族,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李耀,公司董事、董事会秘书兼财务总监张一文,公司董事孙鹏等人在高升控股经营过程中,多次未履行公司相关审批程序、未经董事会批准,擅自使用公司公章、合同章和财务专用章,违法违规擅自代表公司对外签署借款合同、担保合同等,为韦振宇及其关联公司挪用上市公司巨额资金进行违规对外担保、违规借款。

  回溯高升控股的历史公告可知,上市公司确实存在违规向大股东及其关联方提供担保和实际控制人关联方占用上市公司资金的情形。其中,韦振宇向大股东及其关联方对外违规担保约3.4亿元,韦振宇关联方占用高升控股1.82亿元资金。2018年4月,因熊裴伟、赵从宾借款到期且不再展期,华嬉云游未能如期还款,之后经董事长李耀批准,将上市公司银行账户中的1.82亿元存款分别转入实控人关联公司顺日兴约9000万元以及实控人父亲的合作公司龙明源9200万元,两笔资金合计1.82亿元实际是代华嬉云游还付熊斐伟和赵从宾的借款。

  基于上述情形,2018年10月25日的公告显示,高升控股及其控股股东遭到湖北证监局的警示;2018年11月28日的公告显示,深交所对高升控股及相关当事人予以纪律处分。在此前的2018年9月27日,高升控股还因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遭到证监会立案调查。

  基于韦振宇向大股东及其关联方违规担保,以及韦振宇关联方占用高升控股1.82亿元资金的事实,实控人家族所派的4名董事的行为已严重损害上市公司和全体股东的利益。如果继续放任这种行为的发生,上市公司被掏空只是早晚的事,上市公司及股东的利益就会受到更严重的损害,最后步*ST华泽的后尘、被逼上退市之路也不是不可能的事。

  在这种情况下,于平、翁远、许磊、袁佳宁、王宇、刘凤琴、付刚毅、方宇和李威9位股东勇敢地站出来,提议罢免实控人家族所派的4名董事,这是9位股东拿起法律武器进行自救的重要举措。面对大股东一再损害上市公司利益的情形,如果股东们仍然熟视无睹的话,只会让大股东损害上市公司利益的行为更加猖獗,让上市公司股东的利益受到更大损害。提议罢免实控人家族所派的4名董事,是股东与实控人之间的“抗争”,也是9位股东的自我拯救,不仅有利于维护上市公司长远利益,也有利于维护全体股东的利益。因此,9位股东的做法值得肯定。

  从维护上市公司及投资者利益角度来看,股市更应该从制度上对大股东侵占上市公司利益的行为作出严格规范。一方面,应严禁大股东及其关联方侵占上市公司款项;另一方面,对出现大股东侵占上市公司利益的情形,必须限期归还。在没有还清占款前,冻结大股东一切权利,包括暂停大股东指派的董事在上市公司所有任职,自动中止其在上市公司中拥有的权力。此举显然更利于保护上市公司及全体股东的利益。

  □皮海洲(财经评论人)